范渊:十一年网络江湖攻与防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8-08-21 08:11:12 / 人气:

商报记者 汪琦 实习生 吴梦迪
在杭州滨江国家物联网产业园内,一幢99米高、瓷白色立面的大楼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内部装修阶段。这幢楼由杭州安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造,是目前国内网络安全企业自建楼的“第一高度”。
三年前,安恒信息的员工数还只有500多人,而现在,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1400多人。今年底或明年初,公司就将整体搬迁进这幢以“安恒大厦”命名的大楼,开启一段全新篇章。
在归国创业的第11年,范渊和他的安恒信息正在进入发展“黄金期”:以物联网、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产业不断壮大,相关行业法律法规的逐步健全,让业界对于网络安全的需求喷薄而出。这正是范渊10年前预判行业风口和安恒信息10年间坚守的核心业务。
尽管在短短几年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,范渊却认为他们只是在时代推动下履行好了使命和责任,安恒信息仍是一家“慢”公司,就如同它的名字那样,照着自己预设的轨道安全而恒定地循序渐进,“为客户带来价值的同时,为社会赋能”。
初心: 携顶尖网络安全技术归国创业
2005年,范渊刚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拿到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不久,就凭借在信息安全领域的科研优秀成果,受邀到全球顶级网络安全大会——美国“黑帽子”大会作演讲,成为站上这个舞台的首个中国人。
在这次大会上,范渊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在网络安全上的创新能力和技术实力,他发布了当时最早的Web漏洞扫描工具,尽管只是个测试版,却引起了行业关注和巨头们的追逐,多家世界500强公司想要购买他的成果,但他却有自己的想法。
“今后,互联网应用和数据的安全必将越来越重要,国外需要保障安全产品,中国信息安全基础薄弱,更需要这样的成果。我有责任,为保障祖国的网络安全事业出一份力。”范渊的规划很清晰。
带着产业报国的初心,2007年,范渊辞去了硅谷一家世界顶尖安全公司高管的职务,带着妻儿回到了国内,在出国前闯荡过的城市杭州,创立了安恒信息,开始了一段新的挑战。
尽管手握最好的网络安全技术,但当时国内对于网络安全并不重视,市场狭窄,缺乏良性竞争环境,加上创业初期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,范渊的公司举步维艰。
2009年时,范渊遭遇了第一次创业危机,从国外筹集的创业资金几近耗尽,公司账户上的资金只够维持1-2个月运转,眼看多年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。
“那个时候真有种山穷水尽的感觉,一度想要把房子抵给银行。"范渊说,他算了下,这样大概可以得到200多万元贷款,能给团队再发十个月左右工资。”
不过幸运的是,后来在滨江区政府的牵线搭桥下,一家投资机构给了范渊一笔融资,帮助他渡过了难关。
现在回头来看,范渊认为,10年前国内网络安全产业的贫瘠环境下,像他们这样的创业公司能够获得投资机构的垂青,不啻为雪中送炭。
匠心: 研发投入及重大保障上不计得失
范渊创立安恒信息时,只有一个10多人的小团队,经过11年发展,已壮大为拥有1400多名员工的行业领军企业。范渊将这种裂变式的成长归功于长年累月坚持研发投入、专注打磨技术和产品匠心精神。
安恒信息的员工有一半以上都是安全研发人员,他们坚持每年将销售收入的45%至50%投入研发,确保每年推出至少一款国内首创、完全自主创新的产品。
2008年,奥运会首次在中国举办。奥运会安保组长找到范渊,希望安恒信息承担北京奥运会的网络安全保障工作,负责奥运官网、售票网站等重要窗口的安全运营。
“那位负责人坦率地和我说,政府在这一块方面的经费很有限,事实上当时国内也找不到几家有能力做这方面业务的公司,所以要请我们帮忙。”范渊说,虽然公司还在起步阶段,不管是人员还是资金都非常紧缺,但他还是欣然接下了任务。
“奥运会是国家级盛事,保障奥运会的顺利举办是每个企业和公民对于国家的责任,也是对我们的信任。我告诉他,既然接下这个项目,我们就不会考虑经费,只要用得到我们的产品,我们的技术和人,我们会竭尽所能。”范渊说。
正是以北京奥运会为起点,国家逐步建立起了对大型活动网络安全完善的保障体系。此后,范渊领导安恒信息团队还参与了国庆60周年庆典、上海世博会、广州亚运会,连续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、G20杭州峰会、青岛上合峰会等重大活动与会议,并在其中多次承担核心的中坚力量,出色地完成了网络安保工作。
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,在这些重大活动平稳举行、顺利落幕的背后,范渊和他的团队在网络空间经历了怎样的如履薄冰,和黑客们进行了怎样的激烈交锋。
在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,大会的官方网站遭遇了近3.8亿次攻击,其中严重攻击数近300万次,安恒信息团队日夜奋战争分夺秒,用过硬的技术,拦截了所有的攻击,才确保了大会的零网络安全事故。
“我们在做这些重大活动网络安全保障时投入非常大,几乎整个团队都会扑上去,但我们不会考虑这些。我们为能为国家出力感到自豪,通过这些重大战役的历练,团队的能力也有巨大的提升。”范渊表示。
雄心: 从仰视到比肩国际先进水平
2012年后,随着网络安全防患意识提升,信息安全产业迎来了春天,安恒信息随之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。
从最初的Web漏扫产品,到内控安全产品,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数据态势感知、云安全体系和物联网安全研究,范渊带领团队一直走在网络安全研究的最前沿,打造了立体化、纵深式的安全体系,他也成长为国内互联网安全领域的顶尖专家、国家“千人计划”专家。
范渊认为,全行业10多年来的奋发图强,让中国在网络安全领域转变了过去“仰视”国外的姿态,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安全科研成果。“一些技术达到国际顶尖企业同级水平,在一些方面甚至有所超越。未来,随着国家重视、行业持续投入,我们的研究水平会走在世界前列。”
2012年,安恒信息打败IBM等国际竞争对手,赢得了中国移动集团漏洞扫描产品的采购竞标,“放在几年前,外国公司技术优势明显,战胜对手连想都不敢想,而现在我们至少可以和对手站到同一起跑线上进行竞争,这就是实实在在的进步。”范渊说。
2017年5月“永恒之蓝”勒索病毒爆发,一夜之间,包括中国、美国、俄罗斯以及欧洲100多个国家不计其数的计算机遭到攻击,用户的数据资产受到严重威胁。安恒信息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,在网信、公安等主管部门的统一指挥下,与兄弟单位协同作战,有效控制了病毒蔓延态势。范渊说,就中国而言,针对这次病毒控制的速度,可以说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好,这证明了中国的网络安防有能力与世界水平比肩。
“安恒创立以来的十一年也是中国网络安防发展最快的十一年,这些年,安恒明白身在这个行业,除了企业自身不断与时俱进,与国家安全是息息相关的,这就让我们的事业多了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感。”范渊表示。
恒心: 为客户创造价值给行业赋能
这几年,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飞速发展,各级政府部门和企业也加快了“上云”的步伐,各类公有云、私有云大大提升了用户信息处理效率,降低信息管理成本的同时,也引发了业界对于数据安全的担忧和思考。
范渊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关注这一问题,“我个人觉得,三权分立,是未来的趋势之一。过去很多政务云和用户主动找我们,希望在使用云的过程中我们能肩负第三方安全的职责。”他表示。
范渊说,阿里巴巴推出钉钉应用之后,对政府、企业来说,确实是一次移动办公的革命。但是随着钉钉大范围地推广,他们收到很多用户的反馈,担心数据会被钉钉拿去。
“实际上,这些顾虑也会成为阻碍钉钉发展的重要因素,而钉钉自身是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的,这时候就需要第三方介入。”
范渊带领安恒团队用6个月时间,推出了全球第一个第三方安全模块——钉钉密盾,为钉钉用户的数据加了一把锁。而阿里巴巴也以开放的姿态将钉钉密盾纳入钉钉的应用之中,不设障碍地供用户下载。
此后,在经历了G20峰会安保等活动的考验,钉钉密盾得到了行业客户满意的反馈,“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第三方安全责任带来三方共赢的故事,将来它的用途绝对不仅是对钉钉,对于云安全,会有更多地方可应用。第三方安全+的意义,会赋予未来上云安全和发展关系新的含义。”范渊表示。
通过十多年拼搏站上国内网络安全领军者的位置后,也让范渊对于企业未来发展路径有了更多的思考,他并不想安恒信息在互联网和资本的浪潮中步子迈得太快,而更希望秉持初心,在做好产品的同时,多做些为客户带来价值、为行业赋能的事情。
“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4月19日那次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,压轴提及的就是网络安全人才,我们在5年前成立了安恒网络安全学院,今年又成立了安恒大学,前者主要为全行业培养网络安全技术人才,后者主要培养网络安全管理人才,在安恒发展的今天,我们会以公益或者半公益的心态来推动网络安全人才培养。”范渊说。
对于行业的未来,范渊认为网络安全法及相应的行业细则的出台,会给网络安全的产业以及整个社会带来很多质的变化,“安全将最终成为一个基本属性,它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,又不会让你刻意感受到它的存在;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会给中国带来弯道超车的机会。”

现在致电 029-66889866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Top 回顶部